韓國獨立電影「牛鈴之聲」

2010/4/2在台上映.... 超級推薦哦!

200910150000191n.jpg

 

終於要上映了~要進電影院再哭一次,有中文字幕,可以知道在說什麼了....

中文預告:

 p.s

影片一開始,老農夫說:「他死的話,我也一起死」,

別人問:「如果牛先死的話,怎麼辦」,老農夫無法回答... 這是他不想見到的...

片中最後老人和老牛走在一起,字幕上的「謝謝你」,再配上超級催淚的背景音樂,

讓我的眼淚差一點又要決堤了...

 

今年二月份去韓國的時候,除了看「過速緋聞」之外,再來就是這一部了~~

這是小玉介紹給我們看的,她說,當時除了「過速緋聞」之外,再來就是這部最賣座了~

這部一部獨立製作的紀錄片,都是靠大家的口碑慢慢的傳開來的,

是在講一對老夫妻和他們養了40年的牛之間的故事,

一般的牛最多活10幾年,這隻牛卻活到40歲~~

經過他的介紹,引起王小妹的好奇心,在韓國的最後一天晚上辦完事之後,

和王小妹跑到住的附近看10點多的午夜場~~~

聽起來感覺有點像是我們的「無米樂」那種型態的電影,就來看看吧~~

結果,當電影一開始不到五分鐘,我們就傻眼了---

「他們的韓文是鄉下口音,完全聽不懂啦~~~ 」

雖然沒什麼對話,但連最簡單的也聽不太懂啦~~

雖然旁邊有韓文字幕,但~~來不及看~~~~~  好啦~~只能邊猜邊看畫面自行了解了...

就這樣又過了十分鐘,沒什麼對話,柔和的音樂,再上不時的牛鈴聲,真的太過沉靜了,

經過四天勞累的行軍,我跟王小妹說,我快不行了,快睡著了....

雖然有一段時間很想睡,但覺得不行~~要撐住....

慢慢的,隨著影片中的敘述,漸漸的被吸引住~~

老牛就像是老農夫的翻版,每天拖著年邁的身體努力工作著~~

他們兩個也算是互相依賴著,老牛幫忙耕種,老農夫則是依賴著老牛的陪伴,

當大家都用機器耕作,只有老農夫堅持用牛耕作~~

老牛生病了,醫生說只能再活一年,

老農夫特地種沒有農藥的草給老牛吃,只為了它能陪他更久,

就算是老農夫因為太過勞累而血壓升高頭痛,還是忍著病痛帶著老牛每天去採新鮮草給牛吃,

兩個身體有病痛的老農夫和老牛再加上老舊的收音機和響亮的牛鈴聲,緩慢的走在鄉間小路上

那個畫面,看了心情不知該怎麼形容,感觸很深.... 這就是老農夫對老牛愛的表達...

就像老農夫的太太說的,人老了,牛也老了,連收音機也老了~~

老農夫對老牛的愛護讓他太太常吃醋,

有一段老牛走不動,老農夫把他太太趕下車,讓老太太氣的一直唸,

老牛和老農夫兩個一跛一跛的慢慢走回家,那個畫面....(唉~我詞窮,無法形容)

看了讓我感到印像最深的一段是,老農夫真的病的不輕要去看醫生了,

夫妻兩坐著牛車下著大雨走在車水馬龍的市中心,經過抗議的人群,

最後牛車停在停車場的停車格裡,老牛就在停車場等著,雖然讓人會心一笑,

但整段給人很強烈的對比....而這段給了我無限的感慨,

中秋節老農夫在外工作的兒子、孫子們回到家過節,但也就短短的一天,

真正陪在老農夫身邊,默默照顧兩個老夫妻的竟是這頭四十歲的老牛...

最後老牛漸漸的走向死亡,老牛、老農夫,和他太太,在等待死亡的最後一刻都流下了眼淚,

我和王小妹也早就淚流不止...  最後這隻年多活了三年才走....

最後看著老農夫拿著老牛的鈴噹望著葬在田裡的老牛墓園,

老農夫的眼神再配上超級催淚的音樂和牛鈴聲,真的是讓人哭到哽咽....

裡面表達了人和動物之間那種互相依賴和最單純的愛,而且那個位置不是誰都可以取代的,

雖然是一部幾乎聽不太懂裡面對話的電影,但一樣能讓人感動不己....

聽說台灣己經買了,不知道何時能才會上,真的很推薦大家有機會能看看這部片...

 

南韓《牛鈴之聲》狂賣 打動300萬人 

  • 中國時報 2009-03-30 【潘勛/綜合報導】
  • 老農老牛老妻,生命衰老病死。

    刻畫南韓鄉村農家刻苦生活及淳樸鄉村價值的紀錄片《牛鈴之聲》,

    自二○○九年元月上映以來,刷新低成本獨立製作紀錄片票房紀錄,

    引發的效應讓崔姓老農不堪其擾,但振興地方觀光之效直追台灣去年播映的《海角七號》。

    《牛鈴之聲》以南韓慶尚北道奉化郡小山村一對老農夫婦及他們的老母牛為題材,

    探討愛、忠誠及南韓鄉村價值,目前已成為低成本製片的經典。

    有三百萬南韓人走進戲院觀賞該片,李明博總統也打算接見該片導演李忠烈,以示表揚。

    《牛鈴之聲》內容按時序記載崔姓夫婦刻苦耕作,還有為兩人忠心工作近四十年的老牛,

    拍攝時間長達兩年,直到老牛病死。

    《牛鈴之聲》是李忠烈初次執導之作;他想記錄下單純之美,而為了敘事,

    他選擇一位老農愛自己老牛勝過任何現代曳引機為題材。

    李忠烈找了五年,到二○○二年才發現崔姓老農夫婦與他們的老母牛。

    崔姓老農與老牛類似點之多,讓李忠烈驚訝。老農一腿不良於行,常是強迫自己爬過稻田。

    而從未取名的老牛也好不到哪去,老農經常得替老牛梳理生病的體側,

    餵食特殊的稀粥,以增強牠的體力。老農的妻子李氏經常吃醋,說他愛牛勝過愛她,

    還逼著老農牽牛去賣。聰明的老農要價一百萬,結果當然沒賣成。

    二○○五年起,李忠烈開始密集拍攝,記錄自以為老牛在世的最後一年;

    這頭老牛已活了四十歲,一般牛隻壽命只有廿幾年。拍攝一年以後,

    老牛卻不理「劇情提示」,不肯死去,只是愈來愈虛弱,

    而劇情中有一幕是這樣的:先是老農,然後其妻,最後是老牛,三者的眼角都泛起淚光。

    但老牛最後去世時,李忠烈已經與早先的製片人拆夥,

    剩下來的拍攝經費不到一百萬美元(約台幣三千三百八十萬元)。

    等拍到牛隻死去的光景,立即展開後製作,紀錄片完成後,

    先在去年「釜山國際電影節」獲得最佳紀錄片獎,

    今年初上映後,靠著觀眾口耳相傳,票房到二月已超過一百廿四億韓元。

    對此,當地觀光局打算成立「老夥伴」博物館,已豎立看板,

    指引前往崔姓老農田地的方向,同時收集老夫婦的衣飾及拍片中使用的手杖,

    甚至買下失去光澤的牛鈴,準備複製後賣給觀光客。

    崔家了解電影能促進地方繁榮,因此雖然生活出現許多不便,但也認為與有榮焉。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